安徽网首页 ? 合肥新闻

合肥人宋星阿曼回国记:辗转三国,路上30多个小时只吃一顿饭

据安徽商报报道,48小时,辗转三个国家,不远万里回到祖国的怀抱,对于宋星来说,终于可以与亲人相见,也终于吃上了那口怀念的家乡味。25日上午,他和相隔几百米的妻子通了视频,月底他们的二宝就要降生,这也成为他在特殊时期辗转万里回到合肥的动力。

为回国要辗转三个国家

25日上午10时许,一辆中巴车缓缓驶入合肥经开区珍滨酒店停车场,几名境外回国人员被送到这里集中隔离,宋星就是其中之一。  

“48个小时,辗转三个国家才回到家。”提起这段辛苦的旅程,宋星用归心似箭来形容。如果不是妻子月底要剖宫产生二宝,宋星这阵还在阿曼的驻外公司工作。

作为海隆石油派驻阿曼石油钻探平台的中方经理,去年10月19日,宋星和同事们一起出发前往阿曼的平台。两个多月后,国内疫情暴发,身处阿曼的他特别担心家人的安全,“当时和家里人电话得知国内防控严格,社区居委会也为居民提供各种服务便利,生活没有问题,我就放心了。”宋星说。

由于阿曼当时还未出现疫情,宋星和中方的同事们从2月下旬开始在每天关注国内防疫的同时,着手阿曼工作平台的防疫措施准备和实施。“因为西亚地区有自己的风俗,人们见面握手、拥抱比较多,我们就在公司内宣传、提倡当地的工人尽量避免,并推行每天用酒精、洗手液消毒等。”宋星说,由于实施措施比较早,他们所负责的平台没有出现一例确诊病例,每天开会都在室外,也倡导不聚餐等。

在阿曼的石油钻探平台,在沙漠中,“每天就是单调的工作平台、卧室循环。”宋星说,这时候和家人的视频通话就成了他的乐趣。在手机屏幕上看到家人在国内安好,看到大宝活泼可爱,他只身在国外的寂寞和思乡也缓解不少。

受疫情影响,原本在平台工作两个月休一个月的节奏被打乱,此一去直至回国,宋星已离家4个月。随着二宝预产期3月31日的临近,需要到现场签字确认剖宫产,宋星提前半个月就向公司申请回国,“考虑到我的特殊情况,公司批准了我的申请,我可以回家了”。

同时,在回来之前,宋星委托在合肥师范学院当教师的妻子向合肥经开区芙蓉社区防疫指挥部报备回国事宜和归程路线。

原本的回国路线是由阿曼首都机场转机到阿联酋阿布扎比机场,然后直飞北京。但由于近期阿布扎比直飞北京的两个航班因疫情原因停飞,宋星只能再辗转到日本东京,然后由东京直飞上海。

30多个小时只吃了一顿饭

23日上午10时,身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口罩“全副武装”的宋星出现在阿曼首都机场,引来了很多诧异的目光。“只有经历和了解疫情的人才能理解我这样的装扮。”宋星说。

就这样,他踏上了回国的旅程,阿曼首都马斯喀特—阿联酋阿布扎比—日本东京—中国上海,近40个小时辗转三个国家。

为了防范疫情,宋星在转机的30多个小时里,只在东京的机场换乘时匆匆吃了一顿饭。“在飞机上也尽量不上厕所”,每到一个机场,第一件事就是奔向厕所。

24日夜里,当飞机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时,宋星说自己心里终于踏实了,“回家的感觉真好”。一路上,在哪里换乘等情况他都实时跟社区沟通,社区也一直在给予指导和帮助,告诉他在机场有我省疫情防控机构现场服务。下了飞机,他顺利找到了安徽的现场办事处,坐上了统一回程的大巴车。宋星是贴着绿色标签的17人之一,“因为我们是从非疫情区域回来,或者没有直接接触确诊人员的。”在机场,他们接受了统一的入境疫情防控检查。

当大巴车开出金寨路高速出口时,宋星和同车的人都欢呼起来,“终于回来了”,看着熟悉的街道、熟悉的高楼、熟悉的车牌号、车水马龙的场景,他们感叹于祖国的强大,“身为中国人,在国外更加能够感受到祖国强大的力量,更能感受到党和政府、社区对我们个体的关怀。”宋星说。

到了定点隔离的珍滨酒店,25日中午宋星终于吃上了回国旅程以来第一顿正餐,“都是家乡的味道。”他说,红烧排骨、西红柿炒鸡蛋、青菜和米饭,这些在国内算是比较简单的饭菜了,但是对他来说却意味着安全、安心。

目前,宋星和其他隔离人员已经接受了核酸检测,两天后出结果。“如果到时候没有问题,我想申请31号到医院陪着老婆生孩子。”他说。

25日回来后,他所住的酒店与妻子工作的单位合肥师范学院仅隔数百米,但两人只能通过视频见面。“回来就不担心了,等解除隔离一家人再聚。” 

新安才汇云
返回顶部